宁愿当后备,也不想和他从此只能够友谊永固。



文/Middle 

他其实只想和你成为最好的朋友,

而不想把你当作一个最佳的后备。

但有时你会宁愿自己当一个后备,

也不想和他从此只能够友谊永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知道,

他心里还有其他喜欢的人。

就算和他有多亲近,

你也没把握,有天可以成为他的另一半。

即使近来,在他最软弱的时候,

他都会第一个告诉你;

即使昨天,在他最失意的一刻,

是你想方法让他转忧为喜。

为了令他展露欢颜,

你做过很多以前你都不会做的事情,

伴他去喜欢的地方,

送他很难找得到的小礼物,

放下重要的事情只为陪他一会儿,

通宵不眠和他短讯就盼他可以安然入梦⋯⋯

渐渐对这些事情,你都变得很在行,

就算旁人会取笑,何必为一个人而如此卑微,

但你还是希望可以做更多更多,

来为自己建立及累积一点点儿自信;

只因为,你始终无法习惯适应,

他忽然对你的若即若离,

他看着你,眼角埋藏的勉强,

庆祝狂欢时,他始终不太投入尽兴,

应该会笑的惊喜,你知道他其实未笑得开怀⋯⋯

偶尔你会想得太多,

以为他正在看着的人并不是你,

而是过去再得不到的那个他;

偶尔你会惶惑不安,

如果那天他们和好,他还会来找你吗,

自己是否还有可以待在他身边的位置⋯⋯

因为你试过,他会突然因为一通来电,

而暂时终止和你本来的约会,

你也试过多少次,收到你其实不喜欢的礼物,

和他沉默同游了几多旧街或海角。

有人说,怎样也好,

你始终也是这些日子以来,

陪伴他最多、和他最亲近的朋友,

累积了这幺多情谊与回忆,

他应该也会感动会感谢,不会如此轻易就离开;

只是你会想,在于他而言,

其实真的是非你不可吗,

在最初,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他刚好可以依靠的人,

即使自己并无乘虚而入的意思,

你还是感到这些日与夜里,

自己只是为他替补了某一个失落的身影。

哪一天,他可能会终于清醒,

不应该再为一个旧人而沉溺下去,

应该要重新开始再寻找,

原本快乐自信的自己。

到时候,他就会记起,

他其实只想与你成为最好的朋友,

而不想把你当作一个最佳的后备。

是这样吧,这样对他来说才是最好;

因此在那天来到之前,

自己应该紧记不要有半点越界,

去支持他鼓励他祝福他,

不要破坏打扰他复原的旅程,

就等他记起,你是他最好的朋友,

就算他偶尔会表现得,他有一点为你动心,

他曾经对你的认真,有过一丝喜欢或幸福⋯⋯

但有多少次,你还是会感到难耐。

太多的若即若离,太多的情绪波折,

令你变得再没信心,

继续饰演这个角色直到白头。

你知道,他心里还有其他喜欢的人,

只是你仍会希望,

他有天会真正喜欢眼前的你,

不是朋友,不是后备,

而是本来喜欢他的你。

你宁愿亲手打破此刻表面快乐的约会,

宁愿以后再没有偶尔难得的暧昧甜蜜,

提起最后的勇气,

去和他说清楚你埋藏的感情。

求的,不是希望将来有天,

他会为你的付出感到内疚、

会亲口跟你说声对不起,

而是只求一次了断,

不想再如此无了期地单方面奉献、

不要再麻木地感觉卑微更多,

到哪天都完全忘记追求快乐的需要,

直至被其他新的人新的故事所掩没。

早一点让他和你看清楚,

彼此一直逃避面对的答案,

即使后来你们可能有多少日子不会再见,

也总好过,

继续饰演一个没有自信的后备,

连自己的笑脸也不再复见。

本文出自《等心息》三采出版

 宁愿当后备,也不想和他从此只能够友谊永固。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