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的设计因为士兵而进化



书的设计因为士兵而进化

  1944年6月初,成千上万的盟军蓄势待发準备展开大规模攻势:登陆法国诺曼第海滩。当美军排队陆续搭上登陆艇时,每个士兵身上都带着某样与武器差不多实用,但同等珍贵的东西:一本超轻薄、明信片大小的软皮平装书。

  这种书被称作「部队版平装书」(A.S.E,Armed Services Editions),专门设计的尺寸适合放在士兵口袋里,方便随身携带阅读。在1943年至1947年间,美军为海外部队印製超过1300多万份的战地平装书,这些书本改善了士兵们的战地生活,为长期驻扎在异国的军队提供精神上的娱乐和慰藉。战争结束后,它们更改变了出版业,廉价朴实的平装书蜕变成为象徵美国民主与实用的标誌。

书的设计因为士兵而进化

  儘管便携书从十六世纪就已经出现,1940年代德国出版商也曾推出便携版的流行书籍,但在二十世纪初的美国市场上,平装书其实比精装版还更难卖。由于缺乏有效的市场分销模式,成本低廉的平装书利润并不高,因此书商宁愿出版精緻华美的硬壳精装书,以高昂价格换取更大的利润空间。

  其他试图改变市场风气的书商,也被大众的既有观念击败。例如平装系列杂誌《摩登时代》(Modern Age Books)尝试将书本打造成类似精装书的外型,只在外层加上防尘书套和防护用的厚纸板,但依然没办法打进市场,这间公司最终在1940年代以歇业收场。

  然而,正当第二次大战打得如火如荼时,新的阅读受众出现了,而且特别适合低廉成本的便携式书籍:成千上万的美国士兵。1940年9月,罗斯福总统签署《伯克-沃兹沃斯法案》(Burke-Wadsworth act)开始徵召义务兵,许多新兵很快地投入基础军事训练,美国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宣布参战,

  接着在短短几年内,美国派出数十万人的部队到各个战场。正如书商麦克‧哈肯伯格(Michael Hackenberg)所描述:「美军派遣数百万人远离家乡,而这些士兵发现很多时候非常无聊,但精神又处于很紧绷的状态。」换句话说,这些士兵是平装书的完美受众。

书的设计因为士兵而进化

  书本过去已经被认定是部队士气的重要来源,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就建立起「美军图书服务」部门。而在二战期间,纳粹大量焚烧禁书和严审印刷品的举动,为自由开放的书本赋予新的意义。1940年,由于大量军营缺乏书籍,新上任的美军图书服务部门主管雷蒙德・特罗特曼(Raymond L. Trautman)便开始着手解决问题。

  为了因应军队需求,特罗特曼必须尝试不同的做法,他与出版商、作家和设计师商讨如何快速有效地提供部队大量书籍。1943年,他与图形艺术家史丹利‧汤普森(H. Stanley Thompson)和出版商麦尔坎‧强森(Malcolm Johnson)共同正式提出「部队版平装书」的想法:从美国本土印製大量平装书,并定期运往海外。

  有鉴于每个士兵的喜好与文学水平不同,题材範围必须面面俱到:包括经典着作、畅销书、幽默小品和诗歌都被列入选项,每个主题也都有志愿的文学专家小组负责选择。

书的设计因为士兵而进化

  但选择题材只是一部分而已,为了使计画成功更重要的是书本尺寸,必须符合「扁平、宽薄和便于携带」这三个要素。儘管五间印刷工厂自愿协助印刷,但他们的机器通常用于出版杂誌,而杂誌尺寸肯定放不进士兵的口袋里。特劳特曼和汤普森很快地想出了解决方案:将每页分成上下两个版面同时印刷,再将它们对半裁切。接着把书页装钉成册并用胶水加固,减低发生书本脱页的情况。

  由于印刷机的尺寸不同,最终发行了两种不同大小的部队版平装书:第一种尺寸较小近似明信片的平装书,可以放在士兵胸前的口袋;而尺寸较大的版本,则可以放进士兵裤子口袋。两种版本都是水平横向印刷,看起来就像是手翻书(flip book)那样。

  第一套「部队版平装书」于1943年10月发行。在接下来的四年中,无论士兵们身在何方,每个月都会收到新发行的书本。1944年,记者法兰克‧亚当斯(Frank S. Adams)的报导写道:「它们空投降落给太平洋孤岛上的前线部队,有许多被送到军医院给伤兵解闷,或是在士兵们搭乘载具时阅读。」

书的设计因为士兵而进化

  平装书得到了巨大迴响。美国国会图书馆馆长约翰‧科尔(John Y. Cole)后来写道:「从来没有如此多的书籍,能找到那幺多热情的读者。」着有《当书本进入战场》(When Books Went to War)一书的茉莉‧曼宁(Molly Guptill Manning)则说:「军人在排队等待、理髮、散兵坑待命、或是被困在运输载具上时阅读它们。」有些士兵甚至表示,部队版平装书是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本从头看到尾的书。

  1983年国会图书馆的活动上,退伍军人阿诺德‧盖茨(Arnold Gates)回忆起自己战时阅读了卡尔‧桑德堡(Carl Sandburg)描写南北战争的着作《Storm over the land》。他说:「在战斗中看见作者对另一场战争的描述,内心从而获得许多慰藉。」

  部队版平装书的影响力有两个层面:其一是士兵们的热情创造出战地版的「畅销书」,例如《大亨小传》(The Great Gatsby)刚发行时并没有大受市场欢迎,却因为部队版平装书得到新的声望;其二是它改变了美国书本的外型设计,哈肯伯格写道:「平装书最终对廉价、广大的阅读市场构成了冲击。」

  随着战争结束,1947年美军的发行计画也随之中止,但平装书的影响力已经深入民心:1949年,平装书的销售量达到总书籍销量的百分之十。

图片出处:Library of Congress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