褚士莹 专栏:超级正常的 婚礼



婚礼上看新人急急忙忙换衣服,急急忙忙转桌敬酒,我们这种坐在台下的人,感觉上除了吃饭,就没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,不免就会讲起最近参加其他的婚礼。

有人讲去温州喝喜酒的红包,『打底』比台湾还要高

2,000人民币起跳是最基本的数目。我则说起最近在缅甸喝喜酒,到了喜帖上面注明的饭店,才被告知真正的会场在城市另外一头另一个隐密的饭店,感觉上好像喝个喜酒是危险任务⋯⋯,就这样七嘴八舌,甜点快上来的时候,一直很安静从日本居住地赶回来参加喜宴的朋友,冷冷的说这都不算甚幺,她2008年底在鹿儿岛参加过一个最酷的婚礼。

婚礼本身很正常,但最特别的是,这对新人,新郎新娘都是经过变性的,也就是说新郎原本是女儿身,新娘本来是个大男人。她这幺一说,感觉上温州跟缅甸的婚礼就立刻矮了一截。婚宴后,我忍不住Google了一下终于找到鹿儿岛市有关这对日本新人的消息,结婚的男女主角是从事饮食业,「オナベラウンジ心之助」的老闆若松慎,跟「おだまLee(リー)男爵」酒吧的妈妈桑洼田丽奈,当时他们两个一个35岁,另一个36岁,两个人都是从小就觉得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,成长的一路走来也常常被同龄的学生欺负,后来终于走向变性手术的漫长道路,一直到三十多岁了,才终于在户口名簿跟身分证上,都改变了新的性别,若松从女生变成男生,洼田从男性变成女性。

这对夫妇相识了五年才结婚

当时是透过朋友介绍的,两个人只觉得一见锺情,但是一开始交往丝毫都不晓得对方曾经变性的事情,经过当地的媒体批露以后,当然也掀起了一阵小小讨论的波涛,但很快的,大多数人都得到一个共同的结论:除了变更户籍上的性别外,这桩婚事根本再普通不过。于是很快大家就忘了这原本以为是惊世骇俗的事。

吃完这顿喜酒,我观察到一件事

人在无聊或是血糖过高的时候,很容易说出愚蠢的话。面对温州的婚礼习俗,忍不住就会跟暴发户、炒楼团连结一气,自然而然说出「温州人就是怎样怎样⋯⋯」的话,说到缅甸的婚礼最后一秒钟改变宴客地点,也很容易顺便说出「⋯⋯缅甸这地方就是危险,连办个婚礼都要躲躲藏藏⋯⋯」,讲到变性人的婚礼,那更有得说了: 「⋯⋯早知道两个就结婚就好了,何必多此一举变性又结婚?』说来说去,结论就是这个颠倒世界乱象纷纭,无怪乎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之类的。

仔细想过不难发现,世界上固然没有十全十美的婚姻

但无论哪一场婚礼,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举行,新人是否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,仪式无论是吃饭喝酒,还是泼水过火,聘礼是像我朋友Wanda的阿嬷要求的2,000斤大饼也好,或是像英国谐星罗素·布兰德跟美国女歌手凯蒂·佩里,在婚礼上互送活生生的母老虎跟小象也好,或像这对鹿儿岛的夫妇变了性才结婚,还是结了婚30年的老夫老妻,决定变性但是还在一起厮守偕老也好,只要两情相悦,到头来都是极为正常的婚礼。

结婚只需要一个理由,也只有一个理由,那就是爱情的正式表现

只要是真挚的爱情,就是一场美好的婚礼,虽然很多时候,我们觉得婚礼不得不去,但是很多时候,我自己知道,无论距离多远,我都会想要去参加的婚礼,肯定是真心相爱的两个人的婚礼,我希望能够见证并且沾染在真实而美好的爱情中,自己的生命也因此更加丰富美好。

透过这顿喜宴我也体会一个道理:做人的基本原则就是避免做出过于简单的结论。否则隔天在YouTube让全世界看到自己的丑态跟充满偏见的言论,对于开心邀请我们去参加喜宴的新人,是一辈子也弥补不起的过失啊!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

  • 热门文章
编辑推荐